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风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http://www.pige114.com 2018-09-30 19:02 出处:网络 作者:待定 编辑:@我的
她讨厌他,却不知不觉在他的安稳怀抱中沦陷。 阮小沫靳烈风 阮小沫靳烈风小说

她讨厌他,却不知不觉在他的安稳怀抱中沦陷。

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风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在线阅读

阮小沫靳烈风

阮小沫靳烈风小说

靳少强宠小逃妻精彩章节试读(阮小沫靳烈风)

阮小沫靳烈风(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

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风

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

靳少强宠小逃妻(阮小沫靳烈风)阅读

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阅读

靳少强宠小逃妻席小绵小说

小说《靳少强宠小逃妻》的主角是阮小沫靳烈风,作者:席小绵,为您提供靳少强宠小逃妻阅读,靳少强宠小逃妻小说讲述了:跟阮小沫春风一度的人居然是传闻他生性暴虐靳烈风,她只想逃离。平静的生活就此打破,她讨厌他,却不知不觉在他的安稳怀抱中沦陷。

小编推荐:

《嫩妻宠婚上线》、《坏坏老公,求轻宠》、《闪婚深宠:席先生,轻一点!》

精彩试读:

梦里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让她迷茫不安,阮小沫忽然惊醒过来。

她骤然坐起身,身边的一切都是那样奢华精致。

梦里的她去了医院,还买了一个大蛋糕陪着母亲过了生日。

母亲的笑容是那么真实,就在她无比庆幸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惊慌,把她从美好而虚假的梦里扯了出来。

她还在这个恶魔的堡垒里,从没离开……

腰上压着一只男人的手臂,正在昭告着她正和那个恶魔同床共枕。

她搂着被子坐起身,看清了自己身旁的男人。

恶魔有着一张诱惑女人堕落的脸,如同蛇用来勾引夏娃吃下的苹果,危险,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阮小沫只想离得这个男人远远的。

他抓了她、折磨她、玩弄她,用阮家来威胁她,她恨不得现在有什么利器在手里,好让她狠狠把那些恨意都还回去!

可她的身体酸软无力,男人压榨完了她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

即使这样,她也不愿意和他躺在一起!

阮小沫手腕的手铐已经被解开,除了被磨得有些红肿之外,居然没有破皮。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拉开男人的胳膊,随手抓了男人的衬衣披在身上下了床。

房间里还散发着那种事情过后的气味,让她觉得屈辱的气味!

套上男人的衬衣,将她自己罩了个严实。

阮小沫拉开门,独自走在空荡的走廊上,没有发现身后男人突然睁开的眼睛里,清醒得没有一丝的困意。

她一间一间走过那些走廊上的房间,靳烈风卧室的楼层很大,功能性的房间很多,但她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这个地方再大,终究是靳烈风的地方。

她不可能躲起来不被发现。

透过走廊尽头的窗格,她知道已经是深夜了。

她赶不上去陪妈妈过生日的时间了。

明天,妈妈发现她没有来之后,一定会给阮家打电话询问的。

她可以想象,阮家那些难听的话传到妈妈的耳朵里,会如何刺激到妈妈的身体、加重她的病情……

指甲掐进手心里,眼泪没有知觉地淌了下来。

她在昏暗的走廊里如游魂一样走动,不知不觉到了一间房的门口。

这间房和别处的似乎不一样,里面光线暗淡,有巨大的水池,碧波荡漾,似乎和游泳池用的水不一样。

阮小沫愣愣地走了进去,房里的灯光却骤然一盏一盏地依序亮起了!

她惊愕地抬头看去,才发现这间房是两层的,楼上是有着白色磨砂玻璃护栏的楼层,仿佛是为了观赏什么才设计的。

而靳烈风,正在上层。

他坐在宛如王座一般、极其华丽的古董沙发里,身上随意地裹着一件深褐色的睡袍,全然没有一点才醒的样子。

仆佣和保镖规规矩矩地在他身后站成一排。

衣着清凉性感的女人跟宠物一样匍匐在他脚边,妖媚讨好地撩拨他,毫不在乎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地袒露着身体。

恶心!

阮小沫冷冷地撇开脸。

让她变成那个样子,她宁愿去死!

男人手上端着高脚杯,缓慢地晃动着,酒液的红色像裙边一样在透明的杯壁上旋转掉落。

一只手自然垂落搭在椅子扶手上,男人笔直的双腿优雅地交叠,身体慵懒地倾斜靠着椅背。

靳烈风姿态随意,但依旧散发着一股慑人的王者气息!

她不愿理他,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抱歉,阮小姐,您不能出去!”

齐峰站在门外,带着一群人高马大的保镖,把门口围得层层叠叠,水泄不通。

不让她出去?

他这是又想干什么?!

“你不是想跑么?”靳烈风低沉磁性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在面积极大的宽广房间里响起,“阮小沫,我给你一个机会。”

阮小沫心底震了震,猛地抬头朝上面望去。

男人端坐在高处,英俊的面容上有着残忍和嗜血的气息,他缓缓开口道:“跳下去,如果你跳下这个池子,我就可以考虑原谅你的所作所为,放你离开。”

阮小沫的视线随着他的话,落到那片看似平静的水池上。

跳下去……就可以了吗?

跳下去,他就不会再拿阮家威胁她、再羞辱她折磨她了么?

交换条件……怎么会这么轻易?

“好,我跳!”她的回答不带一丝犹豫。

不论靳烈风有什么陷阱等着她,这是她唯一能逃脱这个地方的机会!

高高在上的男人轻蔑地瞥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拂过脚边的女人,对方立刻享受地仰起脸来任他抚摸,还主动地凑得更近。

一直站在后面那排佣人前的朱莉,开口了。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严厉刻板:“阮小姐,我想我需要为您介绍一下,池子里,养着前段时间有人送给少爷的礼物,一头价值五千万的稀有品种成年鲨鱼。”

鲨鱼?!

阮小沫心脏一紧,想透过海水蓝的水波看清下面的东西,可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朱莉顿了顿,继续那平直得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平时喂食都按三餐进行,但今天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给它喂食,所以它现在是处在极度饥饿的状态。”

阮小沫听得很清楚,朱莉的言下之意不能更清楚了。

她若是现在跳下去,鲨鱼一定会把她当做今晚投喂的食物给撕碎吞下!

跳下去,对她来说,其实就是死路一条!

靳烈风果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三分钟……”靳烈风的声音仿佛是帝王在施舍什么善心似的,慢悠悠地道:“跳下去,在水里待上三分钟。”

这是他给出的条件。

看起来似乎是仁慈地给她只限定了三分钟这样短短的时间,但鲨鱼是水中生物的食物链的顶端,不要说她,就算是生活在水里的鱼,也不可能在这一方池子里躲着一头鲨鱼三分钟。

阮小沫紧紧地捏起拳头,牙关咬紧,心脏剧烈跳动着。

“行!三分钟就三分钟!”她决绝地答应下来。

男人面色阴沉了下来,端着高脚杯的手停止了晃动。

她竟然肯答应这样送死的条件!

比起死亡……她竟然更不愿待在他身边!

宠物般的女人感觉到他抚摸自己头发的手停了下来,讨好地拉过他的手,诱惑地亲吻着他的手背。

“滚!”

靳烈风面色难看地一把推开那个讨好她的女人,女人被这猛地一推跌坐到一旁,身上原本就清亮地衣着一下就歪掉了,火辣的身材直接暴露出来。

女人非但不生气,只乖顺地重新回到男人脚下趴下,看向男人的眼神里全是痴迷和仰慕,丝毫不敢造次。

阮小沫看得反胃,索性移开目光,径直走向那片汪洋的池水。

水波荡漾,有着海水的腥咸气味。

看来为了养这只鲨鱼,池子里也用的从海里运来的海水。

靳烈风的宠物待遇还真是不错。

阮小沫在心底暗自讽刺着。

跳下去,只要待够三分钟,她就可以逃脱这里的一切桎梏,回到之前的平静生活里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跳进了巨大的水池里。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