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主日记春光玉兰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塘主日记小说在线阅读

http://www.pige114.com 2018-09-30 19:01 出处:网络 作者:待定 编辑:@我的
他靠着鱼塘发家致富,迎娶心爱的姑娘。 塘主日记(春光玉兰)阅读 塘主日记春光玉兰小说

他靠着鱼塘发家致富,迎娶心爱的姑娘。

塘主日记春光玉兰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塘主日记小说在线阅读

塘主日记(春光玉兰)阅读

塘主日记春光玉兰小说

春光玉兰(塘主日记)小说

塘主日记精彩章节试读(春光玉兰)

春光玉兰小说阅读

小说《塘主日记》的主角是春光玉兰,为您提供塘主日记阅读,塘主日记小说讲述了:春光家有一个鱼塘,他们家就是靠着这个鱼塘过日子,他暗恋玉兰好多年,想着他们郎有情妾有意都这么多年了,只要她赚了钱,捅破窗户纸还不简单? 然而她的好兄弟却说那姑娘有了别的对象。

精彩试读:

心里再愁,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下去。

又是一场小雪飘落,我一个在鱼塘边上升着火,让水温不至于冷到结冰。

鱼塘里的这些鱼苗,是我所有的希望。我不能让它再出现任何的问题。

“这不是春光嘛,烤火呢。”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过来。

我把手里的柴火扔进火堆,看着这个陌生人。

“怎么?在外面上了大学,连老同学都不认了?”

我走向这人,“老同学?”

“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人下了电动车,“我是隔壁村,咱们一起在镇里上的初中,我就坐在你身后,不记了?”

我真不记得这人。

“不怪你,初中毕业,咱们就分开了,你还考了大学。我是小王。”

“哦,小王啊。”我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虽然我真不记得这是谁,但他记得我,我总不能一直说自己不认识。

没聊两句,小王说了他找我的目的,“咱们初中同学,一直有年前的聚会。听人说你今年毕业后,就来家创业了,所以过来找你。你到时候一定赏光,和柱子一起过来。”

不容我回答,小王骑着车就离开了。

初中聚会?这是什么鬼?

见了柱子,说起此事,柱子到是知道。“什么狗屁的聚会,我没去过几次,就是一帮人瞎扯蛋。有钱的装牛逼,没钱的拍马屁。看着就让人生气。”

高中毕业后,我参加过两次高中聚会。对这个同学聚会没什么好感。上高中时没感觉,可这一分开再聚一起,大家所聊的,都是些亲戚在哪里当官,自己上的一本学校多牛,各种的攀比,没有学生时代的那种单纯。

“那就不去了。”

柱子眼睛转了一圈,“为什么不去,去。”

我蹲在鱼塘边,看着里面的小鱼,“去那做什么?听有钱人吹牛皮?”

柱子拍拍我肩膀,“你大学刚毕业,去参加次同学聚会,感觉一下社会风气。”

感觉社会风气?我无奈伤感地摇头。这种风气,我已经感受得够了。

我不太想去,但柱子硬要和我一起过去,说什么同学亲自过来喊了,不去太不给人面子。

两天后,柱子和我骑着电动车来到县里,停到约好的酒店门口。

别说,这个酒店的档次还不错。

“柱子,同学聚会不是AA吧。”看着这档次不错的酒店,我有些不想进去。

我身上的钱,只有不到五百块。这些钱,是我的所有钱,也是我家的所有钱。我怕如果AA,这点钱都不够。

“放心了,那些赚了钱的人要面子,他们会出钱。”柱子很有这方面的经验,再次骑动电动车,要去停车。

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地开了进来,差一点就撞到我们两个人的车上。

“长没长眼,会不会开车。”柱子立刻停下车,拦在车前骂着。

车窗摇了下来,陈晓军那讨人厌的脸出现,“春光呀,你们也来参加同学聚会。怎么不早说,我开车带你们过来。”

汽车里,传出娇滴滴的声音,“跟这两个穷鬼聊什么,咱们进去吧。”

这个声音,我永远也忘不了。虽然现在这声音变得嗲嗲,让人一听就起鸡皮,但我还是能分得清楚。

柱子还拦在车前,我拉开柱子,放他们过去。

“他们什么时候买的车?”望着汽车开进停车场,我问柱子。

柱子推起电动车,朝着汽车吐口痰,“没听说陈晓军买车,借别人的吧。”

我摇摇头,“不是借的,是刚买的,连牌照都没有上。”

远处,赵玉兰挽着陈晓军,小鸟依人地走进饭店。

“草,有钱就了不起,有车就了不起。不就是有个有钱的爹吧,老子爹没钱,不过老子会成为有钱的爹。”

我被柱子的话给惹笑,停好车后,笑着说,“对,咱们没有有钱的爹,但咱们能成为有钱的爹。”

跟柱子走进包间,屋里闹哄哄的。陈晓军和赵玉兰被围在人群的中间,被各种奉承话吹捧着。

没有人理我跟柱子两人,好像是我们是透明人,他们都看不到一样。

曾经的初中同学的声音,不断地传到我的耳边。

“军哥,最近在哪发财呢?听说你爸的生意越来越好了?”

“军哥,你可是好福气。咱们当年的班花,最后被你给娶回家了。”

“玉兰才是好福气,能嫁给军哥这样的有钱人。哎,我长得哪点不如玉兰了,为什么军哥看不我呢?”

“卫生间里有镜子,自己照照镜子,就知道恐龙跟女神之间的区别。”

“要我说,军哥跟玉兰是天生一对,狼财女貌。他们能走到一起,是天赐姻缘。”

听着这些人的声音,我的心里很是难受。以前,赵玉兰是那么喜欢我。她跟我说过,两人要过一辈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

这一切,都败给了现实,败了金钱,败给了时间。

“军哥,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喧闹的包间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陈晓军搂着赵玉兰的细腰,慢慢地转着身体,朝向我和柱子。他微笑地含情默默地望着赵玉兰,又挑衅地看着我,大声地宣布道:“我们俩个,决定今年就办婚事。腊月二十六,大家都到我家来,不用拿彩礼,人来就行。”

掌声激烈地起了起来,一声声地落到我的心里,捶到我的心头,使得我的心一阵比一阵的痛。

腊月二十六,结婚?

赵玉兰要结婚了?

新郎不是我,而是陈晓军。

如果这个消息在一年前,不,在一个月被人说出来,我会大笑,笑说的人白日做梦。

可现在,这是真实的。

曾经以为要共白头的女人,嫁给了别的男人。这,比赵玉兰想办法坑害我,更让我心痛。

包间里突然有人大声着,“亲一个,亲一个。”接着,大家都跟着喊了起来。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