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香师张灿颜夕冷清怡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制香师小说在线阅读

http://www.pige114.com 2018-09-30 19:00 出处:网络 作者:待定 编辑:@我的
他重拾制香这个家业,成为了一名制香师。 制香师小说 制香师(张灿颜夕冷清怡)阅读

他重拾制香这个家业,成为了一名制香师。

制香师张灿颜夕冷清怡小说全文章节目录 制香师小说在线阅读

制香师小说

制香师(张灿颜夕冷清怡)阅读

制香师张灿颜夕冷清怡小说

张灿颜夕冷清怡(制香师)小说

张灿颜夕冷清怡小说阅读

小说《制香师》的主角是张灿颜夕冷清怡,为您提供制香师阅读,制香师小说讲述了:张灿家是世代的制香师,父亲因制香入迷殒命,而母亲再也不准他碰香,可是后来,母亲得了癌症去死,弟弟妹妹年纪小,他必须承担起整个家庭的责任,于是他重拾制香这个家业。

精彩试读:

我手中拿着香料的原材料,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难道冷清怡之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给后面这句话做铺垫吗?

或者,她对我已经有好感了?现在居然让我过去和她居住?

抿了抿嘴,我故作不解的看着冷清怡好奇问:“冷姐,收拾什么东西?去哪?”

冷清怡看似没好气的转过头朝我瞪了眼,然后对我直言道:“你说能做什么?别废话了,快点准备一下。”说完这话后,冷清怡眼神中带着些不屑,对我喃喃说道:“算了,这里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你人跟着我走就行了。”

哈哈,没搞错吧?

我心里瞬间乐开了花,因为我早知道冷清怡租住在市区一套两卧一客的房子里。现在她居然邀请我过去,难道天上要掉馅饼了?别说是她说什么难听话了,就是说我是垃圾,那特么的也无所谓。

最起码,我可以摆脱隔壁那对牲口了。

可我,还是不能确定,随即对其认真问道:“是让我搬去跟你一起住吗?”

“难道我还会送你去收容站?”冷清怡低声道。

我强忍着心中的开心,故作无奈的叹息道:“那好吧,其实换个房子也好。不过冷姐,你那边房租多少钱啊?你知道的,我每个月只能负担七八百块钱的房租费,如果房租太贵的话,我就……”

“不收你房租行吗?”冷清怡眼角依旧带着些许不屑,双手抱着自己的胸口,满脸都是对此地厌恶的表情。

我笑了,忙对其开口说:“好,那我先谢谢您了。”

说完,我匆匆忙忙的把能用的东西收拾上,其实正如冷清怡说的,我这里,还真的大部分都是无用的垃圾。只有制作熏香的工具,才算得上是我的宝贝。

将这些东西装进我来这座城市时的大箱子里,扛着箱子,朝门外走去的时候,冷清怡瞥了我一眼,对我冷声道:“房租……给人家给清了吗?”

“早就给清了。”我斩钉截铁的说。

“哦,谁给的?颜夕还是?”冷清怡继续问。

我扛着箱子,听到这话后,顿时傻了眼。

嘴唇有些干涩的动了动,看着冷清怡忍不住低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身上有多少钱我还能不知道?唉……真是拿你没办法。”冷清怡苦叹了声,埋头朝着外面走去的时候低声喃喃道:“以后没钱了,找我来借,别找其她的女人。我说你这个男人当得,也真是……”

说到最后,冷清怡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在旁边看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的酸楚不由得冲击着我的双眼。‘出人头地’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四个字。

看着冷清怡出门,我扛着箱子到了她车子旁,等她打开后备箱,我将箱子放在里面后,她对我认真问道:“你不去和房东说一声吗?”

我一愣,苦笑着对冷清怡说道:“算了,不过要说的话,还是我们两个一起去说怎么样?”

等我说完,冷清怡皱眉,看似好奇的对我问:“为什么要是我们两个?”

“我一个她万一要是生出什么幺蛾子,我也没办法应对不是?”

我嘴上如此说,可心里却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上没钱。

冷清怡看穿了我的心思,便对我苦笑道:“好吧,走。”

我听着,不由得后背上冷汗直流。

NN的,幸亏现在冷清怡给我抛出了橄榄枝,想想,如果冷清怡不邀请我去和她在一起居住,那我迟早还不得被这个老机器榨干啊?

看看王叔的样子,我就心里打颤。

冷清怡银牙咬了咬自己的红唇,看似没好气的对我问:“就是这里?”

我点头,直言道:“嗯,这里就是我房东的卧室。”

随着我这话说完,冷清怡满脸黑线,看似难以置信的对我问:“你这一天晚上怎么入睡的?”

我顺手从裤兜中掏出棉花团,在冷清怡面前无奈的晃了晃。

冷清怡苦笑,低声道:“可真是为难你了。”

我敲响了房门,随着房门传出哐哐声响,房间中王婶就像是要断气似得嘶吼一声。过了好几秒,王婶这才骂骂咧咧的大声喊道:“谁啊?要死啊?要死死远点,别再来烦我。”

话音刚落,我便忙对其笑道:“王婶,是我,张灿。我今天来就是告诉您,我这次要死远了。”

王婶在听到我这话后,她忙对我大声道:“先等等。”说完,王婶掷地有声的对自己男人大声道:“死远点,快点从老娘肚皮上滚下来。”

紧接着,房间中传出来一阵嘈杂的碰撞声。我朝旁边冷清怡望了眼,只看到她带着满脸无奈的神色,扶额靠在门框上。

很快,房门打开。

王婶从房间中夺步而出,万幸的是,她今天穿的比昨天还能多点,总算是没让我在冷清怡面前弄的尴尬。

“灿小子,你要走?”王婶说着,弯腰便去将自己的鞋子穿好。

我点头,客气笑道:“最近这些事情,真是麻烦您了。我朋友今天来让我和她过去一起住,呵呵,我想以后就不打扰您了。”

话刚说完,王婶便忙挥手笑道:“不打扰不打扰,瞧你客气的。呵呵,我这里房子也不好,如果你住着不方便的话,一楼那住户刚好搬走了。带水电费,一个月一千块钱。哦,不,八百块钱。呵呵,我知道你也收入不高。”

我有些操蛋了,NN的,这话怎么不早点给老子说?

但是望了眼旁边的冷美人,而且还有不要房租,相对高档的两室一厅,张我还是喜欢后者。

“王婶,就不麻烦了。”说着,我便准备转身要走。

王婶看上去有些急眼了,她朝着旁边冷清怡望了眼,随即无奈叹道:“这样吧,既然你要走,我也留不住你。只是我想问问你,你是打算和她一起过去住还是和昨天晚上陪你睡觉的那个美女一起住啊?”

这……

“等等,王婶,咱这红口白牙的,话可不能乱说啊。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好不好?哪里来的美女陪着我?”

我慌了手脚,心中不由得感慨道,人心险恶啊。

NN的!一不留神,这次真是将老子给黑惨了啊。

“呵呵,你忘了吗?唉……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些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家伙。我就想昨天那姑娘心地那么好,看你收入不行,还特意将房租为你付清了。你今天可倒好,居然领着另外一个女人来……这世界,真是人心叵测啊。”王婶看似不以为然的开口叹息道。

我听着,带着满脸苦逼的表情,忙不迭的对王婶认真说:“王婶,您不带这样玩的啊。”

“呵呵,好了,既然你要走,你就走吧。”王婶丢下这话后,转身朝房间迈步进去。

在看旁边冷清怡,她满脸黑线,瞪大了眼朝着我隔壁房间看去。几秒后,便对我冷声道:“昨天晚上……你居然和颜夕在一起?”

我带着一脸苦逼的笑容,忍不住对其开口问:“你相信吗?你觉得颜夕会和我在我那个猪窝里面啪啪?”

冷清怡嘴角带着一抹冷漠的笑容,转身便要走。

我紧跟在冷清怡身后,不断开口解释。

煮熟的鸭子飞了,王婶啊王婶,特么的,别让老子逮到机会。有朝一日,如果老子有机会了,整不死你丫的才是怪事情!

0

精彩评论